一座城,一段历史,伟大的德比,难忘的故事。肆客足球翻译团特别推出系列专题《足球城记》,本期让我们走进热那亚。

往期回顾:足球城记之上海:从中远到上港,沪上德比恩怨史足球城记之柏林:政治与战争,毁了他们一个世纪足球城记之穆尔西亚:百年底蕴,非一日之功

闭上双眼,想象你正置身热那亚,这座意大利西北部城市是著名航海家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出生的地方。你所在这条街的一侧,就是著名的热那亚灯塔,也是这座城市的象征;而在另一侧,你会看到历史悠久的海港。正是这座海港,将这座城市与欧洲其他地区连通起来,使这座城市孕育出意大利国内首家足球俱乐部,这家俱乐部更改变了整个国家的文化氛围。

意大利足球就诞生于热那亚,从这里播散到全国各地。从那时起,热那亚就被一分为二,成为两个截然不同的灵魂:其代表分别是狮鹫和水手。

热那亚是意大利足球历史长河中的首支球队,更是唯一一支在3个不同世纪里都赢得过联赛桂冠(包含意乙)的球队。热那亚俱乐部成立于1893年,从1898到1924年,他们总共9次拿到意甲冠军,1936/37赛季拿到意大利杯桂冠。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热那亚的队史则是数不清的起起伏伏,他们在意大利前两级别联赛中不断摇摆,甚至一度降到丙一联赛,考验着球迷们的耐心和忠诚,好在他们每次都能够再次崛起。

桑普多利亚俱乐部的诞生跟同城死敌形成鲜明对照。1946年,热那亚当地的两支球队桑皮埃尔达雷纳人(Sampierdarenese)和安德雷亚-多利亚(Andrea Doria)合并,组成了全新的俱乐部桑普多利亚(Sampdoria)。“蓝色水手”最辉煌的岁月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1990/91赛季赢得队史仅有的一次意甲桂冠,此外还夺得过4次意大利杯、1次意大利超级杯以及1次欧洲优胜者杯。

1990至1992年是热那亚这座城市的足球黄金年代,两支球队都在国内乃至欧洲赛场展现出自己的价值。事实上,1990/91赛季,桑普多利亚赢得了联赛冠军,热那亚也屡有令人难忘的精彩表现,最终位居意甲第四。那是利古里亚足球(利古里亚大区的首府即是热那亚)前所未有的好日子。

1991/92赛季,桑普多利亚杀进欧冠决赛,对阵巴塞罗那;热那亚则杀进了联盟杯半决赛,被阿贾克斯挡在决赛门外。灯塔之城的足球迎来前所未有的高潮,两支球队都拥有世界级进攻线:热那亚拥有托马斯-斯库赫拉维和帕托-阿吉莱拉;桑普前场则是被誉为“进球双子星”的维亚利和曼奇尼。

桑普多利亚选择的球衣颜色跟俱乐部历史有着重要关系。球衣的主色调是宝石蓝,点缀以黑白红三色横条,这样的设计方案充分反映出桑普多利亚是由桑皮埃尔达雷纳人和安德雷亚-多利亚两家合并而成的。这也是意大利人称桑普多利亚为“Blucerchiati”的原因,因为这个词汇的意思就是蓝色环绕。

另一方面,热那亚的球衣则是红蓝两色,选择这样的颜色搭配是为了纪念俱乐部的盎格鲁血统。在意大利语当中,热那亚支持者被称作“Rossoblu”——意思就是红蓝军团。

两队的队徽同样以独特视角诠释了双方的敌对关系。热那亚队徽的主角是神兽狮鹫,桑普多利亚队徽上则是一位名叫Baciccia的水手。桑普多利亚球迷经常拿热那亚队徽上的狮鹫开玩笑,甚至将同城死敌称为“Bibini”,这个词在热那亚当地方言中是火鸡的意思;热那亚球迷则称桑普多利亚拥趸为“Ciclist”(意思是自行车手),原因是只有自行车手的比赛服才会像桑普多利亚的球衣一样花里胡哨。

双方的相互嘲讽始终持续着,球迷们也将对方称之为自家主队的“表妹”。在过去,人们支持的球队主要是由长大的地区决定的。不过最近几十年,这样的趋势逐渐发生变化,但是以所支持俱乐部为中心形成的社群仍然分布在热那亚城内。

同一球队的拥趸们比邻而居,如果所支持的球队输掉同城德比,大家都会体验到惨痛的经历。德比战失利带来的影响久久难消,直到下一场德比较量到来。比如这期间,德比输球一方的球迷去鱼贩那里买鱼,都会被斥为“Menaggio”,当地人总用这个词来挖苦别人。

来说个很有名的事件:1990年,热那亚凭借布兰科的任意球,赢下灯塔德比,桑普球迷收到了对方球迷寄来的附有布兰科制胜瞬间图片的圣诞贺卡。虽然两队的竞争非常激烈,但由于这种对抗深植于当地每个家庭,就确保了对立情绪通常能够以和谐的方式表达出来。

的确,自己的主队在场上表现更好,球迷自然也更有底气。热那亚球迷会强调真正的拥趸必须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因为该队的历史比桑普多利亚长整整53年;桑普多利亚球迷则强调,他们曾经亲眼见证球队的成功,而不是像热那亚拥趸那样,通过爷爷辈间接了解俱乐部的辉煌。

没错,在这座城市,热那亚拥有更加悠久的历史,确实值得自豪;但桑普多利亚却被普遍认为是更加优秀的球队。尽管由于意大利几家传统豪门的存在,热那亚双雄都无法打破他们对意甲桂冠的垄断,但相对于热那亚,桑普多利亚荣誉室内的奖杯分量显然更胜一筹。

恩里科-普雷齐奥西(现热那亚主席)2003年入主俱乐部后,事情发生了某些改变。热那亚的竞争力逐渐走高,热那亚球迷的看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此前,热那亚球迷只能强调自家俱乐部的辉煌历史,而桑普多利亚球迷则更注重当下。

然而,在普雷齐奥西时代,双方球迷发生了角色互换:热那亚球迷开始强调球队在意甲的成绩以及在德比对决中的出色表现,而桑普多利亚球迷则开始追忆主队以往对阵“表妹”时的历史数据。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所有同城对决中,各自球迷都会为支持自己心爱的球队而不遗余力。

两队关系的另一个不同之处就是路易吉-费拉里斯球场。在这座著名球场的北看台和南看台,跳动的是两家球迷炙热的心。红蓝军团跟这座球场自始至终紧密相连,费拉里斯球场建于1911年,取名自一位丧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前热那亚球星。桑普多利亚的情况与之相反,里卡多-加罗内出任俱乐部主席后,桑普筹备打造全新的主场。正因为此,热那亚球迷总是称桑普为“客队”。

虽然热那亚历史悠久且建队初期战绩标榜,但灯塔德比战中,桑普多利亚战绩占优,赢下38场,仅负24场。

对于桑普多利亚来说,2002/03赛季,他们迎来了德比对决的最佳战绩,在乙级联赛和意大利杯中三杀热那亚,这还是桑普队史头一遭。那个赛季,桑普由本土教头沃尔特-诺维利诺执教,由法比奥-巴扎尼和弗朗西斯科-弗拉基组成锋线双枪,顺利杀回意甲。

然而,随后热那亚进入灯塔德比的黄金时期,狮鹫军团在2008至2011年期间,6场德比战拿到5场胜利,攻入10球仅丢3球。2010/11赛季结束时,桑普多利亚更是遭遇降级噩运,这让死敌球迷们开心不已,甚至用极具讽刺意味的葬礼欢庆。

近几年最具戏剧性的灯塔德比战发生于2010/11赛季后半程,那是意甲倒数第三轮,毛罗-博塞利补时第7分钟进球,热那亚绝杀桑普多利亚,最终导致同城死敌降入意乙。

前桑普射手埃德尔是近几年灯塔德比中进球最多的球员(3球)。不过,阿根廷中锋迭戈-米利托才是灯塔德比中首位上演帽子戏法的球员,那是2008/09赛季,效力于热那亚的米利托独中三元,那场德比也是历史上第100场灯塔德比。一个赛季后,转投国米的米利托随蓝黑军团赢得三冠王。

那么,热那亚当地的球员表现如何呢?即使热那亚并不是一座盛产足球天才的城市,但是两支球队都有当地球员在灯塔德比中表现出色。桑普多利亚首任队长布鲁诺-格拉马利亚出生于热那亚,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格拉马利亚竟然是死敌热那亚的支持者。此外,桑普多利亚阵中非常著名的当地球员还包括恩里科-基耶萨、罗伯托-罗梅伊、马尔科-兰纳、多米尼克-阿努佐、恩里科-尼科里尼、弗朗哥-罗特拉、斯特法诺-埃拉尼奥以及罗伯托-普鲁佐。

灯塔德比历史上也不乏令人记忆尤深的“叛将”。朱塞佩-巴尔蒂尼、保罗-巴里森以及埃迪-菲尔马尼是最早的例子。巴尔蒂尼保持着灯塔德比的多项纪录,他先是在桑普多利亚效力了四个赛季,随后于1950年转投热那亚,但在热那亚仅仅踢了一个赛季,两个赛季后,又回到了桑普多利亚。巴里森在热那亚效力两个赛季,离开热那亚三个赛季后,被桑普多利亚招致麾下。而菲尔马尼1955到1963年期间,在桑普多利亚效力三个赛季,在热那亚效力两个赛季。

当代的热那亚球迷,一定忘不了蒙特拉。在热那亚,蒙特拉逐渐扬名,1995年的“英格兰-意大利杯”,热那亚对阵维尔港,蒙特拉奉献了一记精彩绝伦的倒勾进球,由此被热那亚球迷所铭记。然而,这位出生于那不勒斯的前锋却背叛了热那亚,他离开热那亚后直接加盟了死敌桑普多利亚。故事还没有结束:代表桑普多利亚的首秀,蒙特拉面对老东家热那亚,而他送给旧主的见面礼便是梅开二度;进球后,蒙特拉亮出他那标志性的飞机滑翔动作,径直跑到费拉里斯球场北看台进行庆祝。

当然,也有从桑普转投热那亚的球员。这名球员便是安德烈-卡帕雷利,卡帕雷利出道自桑普多利亚青训营,来自距离热那亚市只有75公里的费莱纳。为了能够在一线队踢上球,卡帕雷利决定离开桑普多利亚。在恩波利短暂效力一个赛季后,卡帕雷利无视自己以往的桑普青训营经历,接受了热那亚的报价,跟其签约。2000年的灯塔德比,卡帕雷利立下大功,在北看台前攻入制胜球。

尽管背叛或者不够忠诚的行为,大家都会予以谴责,但是有一名球员,热那亚和桑普多利亚双方球迷对他的评价出奇一致:他便是弗朗西斯科-查加斯-埃罗亚(Francisco Chagas Eloia),昵称埃罗伊(Elói)。这名巴西中场1983/84赛季被热那亚招致麾下,在当地机场,埃罗亚受到多达5000名热那亚球迷的热烈欢迎。据说,他的技术细腻到能够颠柠檬,所以,热那亚球迷对其寄予了很大期望。

对该球员的吹捧确实令球迷们对其心驰神往,但历史将书写的却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巴西中场在球场上和队友们配合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并因此成为双方球迷嘲笑的对象,人们经常调侃,他的走路姿势看起来像猴子。

该赛季的首回合灯塔德比被双方球迷称之为“猴子德比”。当费拉里斯球场现场DJ宣布热那亚的出场名单时,靠近球场的两名桑普多利亚球迷拉着一只从马戏团借来的猴子走了出来:那只猴子身穿的正是热那亚10号球衣,这件球衣的主人便是埃罗亚。这样的举动所指非常明确,时至今日依旧被人铭记。

虽然比邻而居70年,但热那亚球迷和桑普多利亚球迷都非常抵触合并的想法。有人认为,在一座人口仅为60万的城市里,拥有两支球队实在是浪费,如果两支球队合并的话,或许可以打造出意大利北部又一支豪门。最为知名的合并尝试便是1966年的一场表演赛,来自两队的明星球员组成一支球队,对手是贝利的桑托斯队。

然而事实上,热那亚拥有两支历史和理念都截然不同的球队。这座城市被两支球队共同定义。最能证明这一点的便是人口仅为60万的热那亚城,拥有季票的就有35000人,每周去现场支持心爱球队的球迷达到6万左右。这是一座以足球为生命的城市,意大利足坛也需要热那亚和桑普多利亚的灯塔德比。

其他比赛或许被打上暴力和仇恨的标签,但是灯塔德比却是不同家庭之间90分钟内的较量,他们只希望可以为心爱的球队呐喊助威。这才是足坛德比应该有的模式:激情、忠诚还有友好氛围。这不正是体育运动视为根基的公平竞争么?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