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国王目前的阵容较年轻并且一贯缺乏顶级天赋,因此下赛季球队的战绩不会太好,球队将会面对明年选秀众多球员中可能的未来新星。只要国王接受了他们正在重建的事实,那赛季的成功与否就不再以胜场数的多少来衡量了,球队大概率的2018乐透选秀将会变成赛季的关注点。

确实,现在才9月份。大多数球员才刚刚投入训练,目前讨论下届选秀真是非常非常的早。当面对一个NBA选秀的问题,首先我会做的就是承认它的存在。所以如果有些读者只有到明年4月份才可以接受诸如“天赋”、“上限”和“动力”这样的用词,那么现在可以把网页关掉了。我相信你们明天会看到交易加莱特-坦普尔的一个好理由。

我要对所有还没关网页的你们说…2018届的选秀看起来太TM有趣了,我在这里的“胡言乱语”只是针对预赛期间的观察,在正赛开始之前我会保留这些判断。去年,由于众多顶级后卫的存在,NCAA让选秀爱好者们经历了不平凡的一年,而今年将会是全能大个子们和前锋们的舞台。

首先来看,斯洛文尼亚新星卢卡-东契奇。这位18岁的年轻人和任何一个2017届的新秀们一样,拥有众多引人注目的比赛录像,那些集锦都棒极了。今年,他所在的斯洛文尼亚赢得了欧锦赛冠军,东契奇的赛场表现不输给任何人,他场均看下14.3分,8.2个篮板和3.6次助攻。他持球时身形矫健,是一位不断进步的射手(尽管欧锦赛上31%的三分命中率不算出色,但是他却展现出作为一名出色的接球投球员的潜力),同时也不时送出高光传球。无论打有球或无球,他都像近些年来我们见过的出色球员一样,是充满活力的进攻手。他强有力地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当大个子马文-巴格利宣布跳级进入杜克大学,他便提前一年进入选秀讨论。鉴于他的体型、运动能力以及在攻防两端的球场影响力,他被拿来和安东尼-戴维斯比较。对于Bagley来说,最大的问题在于他的投篮,这可能是隐藏在高光表现之下的缺点。杜克蓝魔现在有3位天赋秉异的新人(巴格利和温德尔-卡特打4号位或5号位,特雷旺-杜瓦尔是一名控卫),但他们都不是稳定的射手。起码来说今年杜克的比赛将十分有趣,不过进入11月之后,当球队发现格雷森-阿伦是队中最好的且唯一的无球射手时,他们会非常想念卢克-肯纳德。

德安德烈-艾顿 (7尺1约2米16, 亚利桑那大学) 和-班巴(7尺约2米13,德克萨斯大学)凭借出众的体型和全能性在攻防两端帮助他们的球队。有关艾顿的讨论是他具备三分线外的投篮手感,这正是今年亚利桑那所渴求的,同样的我愿意打赌充满激情的教练Sean Miller可以解决艾顿比赛中的懈怠问题。班巴,同样的,具备7尺9(约2米36)的臂展,快速的脚步移动,当然名字也是同届中最酷的。我非常好奇他在进攻端能发展到何种程度,是否会像他在防守端凭借体型所具备的威胁那样。11月底的PK80-Phil Knight邀请赛中可能会上演杜克大学和德克萨斯大学的一场赛季早期对决,值得期待!

谢天谢地迈克尔-波特去到密苏里大学,他在华盛顿大学的主教练Lorenzo Romar被解雇之后改变了择校意向,本来他可以复制马克尔-富尔茨和本-西蒙斯的成功经历,打破“战绩差的球队不能出高顺位”的魔咒。当然,密苏里大学也不处在竞争者行列,但是球队围绕在波特身边有许多出色的天赋球员(中锋Jeremiah Tilmon,同是锋线球员的波特的兄弟Jontay Porter,还有一些返校征战的可靠球员)——他们都可以提供给波特,这位活力射手和天生的分手一个机会,检验他在比赛中创造进攻的能力。NBA中遍布能得分同时能有效创造机会的球员,如果波特成为进攻端的漏洞,他的前景将不会太好。

迈尔斯-布里奇斯选择退出选秀重返密歇根州大让世界震惊,他将是奈史密斯奖项的有力争夺者。我前面提到的其他球员(除了东契奇)都有大学比赛中逆天的身体素质,不过迈尔斯将会锁定本届新秀一个高顺位,去年他已经展示了自己的技术——长远的射程,出色的视野以及防守能力——都不是单个赛季的昙花一现。

还有许多其他的球员——德克萨斯农工大学的罗伯特-威廉姆斯,充满盖帽和扣篮的比赛使他成为联盟中最吸引人的球员之一;锋位摇摆人凯文-诺克斯(Kevin Knox)领衔肯塔基一众天赋新人;迈阿密后卫布鲁斯-布朗是我认为的3月份以来最佳进步球员。如果这些球员都符合国王重建的预期,那这将是球队最后一次身处乐透区。(至少希望是这样,球队2019年将没有选秀权…)

这就是大学篮球,11年来球队都对它报以乐观的预期。希望下赛季的历程将如预期般精彩。

(看完本文,欢迎留下你的精彩评论。更多精品篮球文章,尽在@亚军篮界 !喜欢请关注我们~)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